[风云再起 电视剧]分享通信蒋志祥:5G时代要赋能伙伴

时间:2019-08-08 星期四 作者:热点新闻 热度:99℃

会考分数查询

7月23日,蒋志祥在分享通信发布会做关于5G战略及发展理念的演讲。受访者供图

8月5日,国内首款5G手机正式开售,5G开始走上市场舞台。5日,分享通信创始人蒋志祥表示,互联网之所以会诞生,最初是源于人们的分享精神。而5G时代的生态,更应当是完全开放的生态。企业要做的不是跑马圈地,而是要开放能力,为合作伙伴赋能。

5G时代,最重要的合作方式是开放能力

新京报:5G时代到来,给电信运营商带来了哪些机遇和挑战?

蒋志祥:有句话是这么说的,“4G改变生活,5G改变社会”,5G能够带来的应用场景和市场前景将远远超过4G,而数据和智能的打通,还是要依靠运营商的基础网络能力,否则就是零碎、片面的数据和智能。因此,运营商在5G时代的重要性是加强了,而不是削弱了。但相应的挑战是,运营商能否真正开放自己的能力,让大家都参与进来,去做好无数个应用场景。现在各大运营商和互联网巨头都在宣称要“开放能力”,但是开放的诚意和力度还是有差异。

新京报:运营商应该开放哪些能力,如何开放?

蒋志祥:5G技术的高速率、低时延、广连接等特点,为“智慧城市”“无人驾驶”“工业互联网”等设想提供了重要的基础设施。运营商不仅仅是要让大家连上5G网络,更应当按照不同行业和场景的需要,将相应网络解决方案的接口开放给企业。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,运营商的网络通讯能力就是5G时代的路。这条路通到哪里,哪里就可以获得5G网络的相应能力。

新京报:5G时代,场景为什么如此重要?

蒋志祥:我认为技术发展的历程可以分三个时代。第一个时代是解决“有和无”的问题;第二个时代是解决优化和迭代的问题,像苹果、英特尔这样的企业,在技术的驱动下不断开发和迭代产品;而5G时代,技术不再是产品的核心动力,这个动力变成场景,企业要围绕着场景,去思考我们的产品该往哪个方向优化。也就是说,谁理解透了场景,谁就将在这个时代的产品竞争中占据先机。

新京报:在布局生态方面,分享通信怎么跟三大基础运营商竞争?

蒋志祥:作为转售运营商,分享通信跟三大运营商不是竞争关系,而是合作关系。我们的优势是与三家基础运营商都能够打通,在运营上更加灵活,也更懂企业的需求。在4G时代,分享通信是借助三家运营商的冗余通讯能力,来满足市场上的长尾需求,做增量而不是做存量。而5G时代,分享通信可以借助对客户的场景感知、应用感知,协同三大运营商来提供技术赋能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也在推动运营商企业的互联网化。

新京报:分享通信的5G愿景是什么?

蒋志祥:我们在不久前推出了“尚·5G”品牌,目标就是要成为时尚潮流的引领者。分享通信用户的平均年龄26岁,这个用户群体代表着未来的主流人群。面临5G大机遇,运营商应该以用户为中心,为用户争取利益,做好服务。不仅仅是在5G时代,其实分享通信一直都在致力于做一个颠覆者,要求自己能够理解生活,懂得技术,玩转套路;把复杂变简单,上得厅堂、下得厨房,理解趋势、舍得“脂肪”——要主动做瘦身,来适应这个越来越需要灵活的时代。

互联网企业如果封闭,会制造“数据孤岛”

新京报:5G时代,该如何发挥数据的价值?

蒋志祥:数据的价值,在数据被连接起来的时候才能发挥得最好。在3G、4G时代,人们在“智慧城市”上做了很多尝试,但最后都没法做到真正的“智慧”,因为连接能力达不到。互联网、物联网是两张网,各是各数据,各有各的“智慧”,它们的“心跳”没法同频共振,这就导致了我们得到的“智慧”其实只是残缺的智慧。5G时代的数据将会是全面online(在线)的实时数据,带着表情,带着行为。人与人、人与物、物与物之间有着充分的连接,在此基础上,人与物的“心跳”才能实现共振,人工智能才能为我们实现指挥交通、发布预警等等功能。

新京报:但是如果互联网公司把自家的数据圈占起来,这将会有什么影响?

蒋志祥:互联网的诞生就是因为人们的分享精神。从web1.0时代,人们可以在网站上分享内容,到web2.0时代,人们可以自己生产内容互相分享,到web3.0时代,人们的生产和分享更是变成了“N对N”的所有人与所有人分享。互联网发展到今天,许多能力、数据和资源,都应该是公共的,如果互联网企业把网络圈占成了自己的土地,这会让这些能力、数据和资源的价值大打折扣,制造出了一个个“数据孤岛”。

新京报:“数据孤岛”还会带来什么问题,解决之道是什么?

蒋志祥:现在最迫切的就是用户隐私问题。当互联网空间变成了一家家公司自己的领地,那在这片领地上,用户的隐私就很容易受到侵害。公司可以制定不平等的规则,获取一些原本并不需要、也并不应该获取的用户信息。因此,应该由国家统筹建立一个共同的大数据平台,并加以全面和有区别的监管,诸如航空公司、电商企业或者是快递企业分别能够接触用户的哪些信息,应该加以具体的限制,而不是任由企业获取用户个人信息。

新京报:你认为,要打破企业的封闭,还是需要政府力量的介入?

蒋志祥:是的。比如说“携号转网”问题,如果让企业自己去推进,企业是没有动力的。而一旦“携号转网”成为现实,运营商就需要努力提高自己的运营和服务水平,否则就很容易导致用户的流失。当初国家选择发放转售运营商牌照,也是希望能够打破几个巨头相对固化的竞争格局,给市场带来活力。事实证明,这种做法确实是有效的。

分享是核心精神,知识产权永远值得尊重

新京报:能谈一谈你对分享的理解吗?

蒋志祥:分享是互联网最核心的精神。任何一个网页、一个APP,如果没有“分享”按钮,那都是不完整的。我此前曾倡议将每年的3月9日设为“世界分享日”,就是想让社会更多地拥抱分享精神,在这一天进行慈善活动,将分享精神像“冰桶挑战”一样传递下去。当然,也有公司在推动“分享经济”或者是“共享经济”,但事实上很多平台方还是掌控了所有的资源,将分享做成了租赁。这与分享的初衷是相背离的。

新京报:对分享的理解,有没有体现在企业的发展战略中来?

蒋志祥:当然,这个体现在很多方面。例如,在对待用户方面,我们的做法是推出70元不限流量不限速的套餐,不是去防着用户,而是积极让利于他们;在公司管理上,我们采用“分享合伙人”制度,让发展新用户的店长获得持续的收益;在5G时代,我们要推行三个计划,包括万物智联赋能计划,合作伙伴联盟计划,以及开发者计划,用分享精神赢得合作伙伴和开发者们的信任。分享是没有边界、没有国界的。“5G世界看中国”,在国家“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的大课题下,分享通信作为一家运营商企业,也在积极走出国门,尤其是到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,把我们的发展机遇分享给当地的人们。

新京报:强调分享,会不会引起知识产权上的问题?

蒋志祥:我们乐于将自己的能力和资源与伙伴们分享,但并不会借此去“借鉴”别人做过的东西。抄袭是可耻的,知识产权永远值得尊重,这应该成为创业者深入骨髓的理念。

新京报记者 许诺 编辑 徐超 校对 校对 薛京宁